我在想這文是不是無法寫出面的戀愛呢(嘆)
不過這也是我自己造成的嘛!!
又想到是否該有個簡稱
不然這樣標題會很長呢

「昨日逃獄的犯人,已在昨夜遭到警方逮捕,警方決定在數日後處以死刑......」

打開電視,新聞正播報著今早最新消息,我一邊吃著吐司一邊泡杯香氣四溢的紅茶

「嘛!這些人就說謊功力最強大哪~明明人都已經不存在了,不~應該說垃圾已經處理掉了才對。」我露出了一抹冰冷的微笑

「而且還浪費我寶貴的睡眠時間去處理掉那東西,嘛~就當賺外快唄。」

那兩個在外工作的只有在想起時才匯錢,等他們想起早就餓死啦!

「與其靠他們不如靠自己哪~不過他們一匯來便是一大筆說~唉~過與不及都不好他們沒聽過嗎?」

同學的呼喊聲伴隨著電鈴聲一起響起


「叮咚~」

「霜翎~~早安呦~」

輕輕的打開門「早呀,小薰,稍微等我一下喔。」

「吶~霜翎你有看新聞嗎?逃獄的那個昨天被抓到了呢,真是太好了呢!想到他在外我就好害怕還好已經抓到了。」

我露出嘲諷的微笑「是啊,真太好了,我第一次覺得警方真有用哪,是說終於要處決了,總算想清了嗎?」

「的確哪,這次警方的動作真快呢,處刑的事也是,之前明明很排斥死刑啊?」

「那傢伙之前就是死刑犯,不過一直不處決養在牢裡意義何在?真是浪費糧食,一直給他們吃免錢飯。」

「也是哪~對了對了,學期的開始期待嗎?」

「...沒甚麼好期待的吧?不過下學期了,必須考慮類組問題了...」

「咦!別提那種東西啦!!新學期會不會有帥哥轉學生呢~」

「......我不太想潑你冷水,不過很難吧?下學期這時間點也...」

「稍微想一下嘛!一點也不像愛作夢年紀的少女!」她有些生氣的嘟起嘴巴

「我認為妄想跟幻想必須有所區分...」



一邊毫無邊際的聊著也走到了教室,大家的情緒明顯異常高漲,怎麼回事?

「呦~早安啊,公主殿下和冰之女王。」

「呿,你非得那樣叫我嗎?冰之女王?」我無奈的望著他,我的損友江晨空

「很合啊,你名字不也有霜嗎?總有種不能侵犯的壓迫感。」

「算了你還是閉嘴吧...」無力了我

「一如往常感情很好呢,班上同學好像很興奮怎麼了?」小薰露出甜到迷死人的微笑詢問,一般人都會中標但他都沒事呢,喜好異於常人?

「喔~是這樣的聽說有轉學生,帥哥美女各一枚,是否是帥哥美女還有待商榷就是了~」

「呀~我說中了耶~真有轉學生呀~還是帥哥喲!」

...不是還有美女一枚嗎?故意忽略?

空露出嘲諷的微笑「呦呦~公主殿下興致高昂呢~那女王陛下呢?有興趣嗎?」

「你想有可能嗎?把那愚蠢的念頭收起來,真是可笑至極。」戀愛?別開玩笑了!

空便露出真心的笑容「也是,畢竟是女王陛下啊。認識你這麼久還真沒聽說過你心動呢。」

那笑容是怎樣? 嘲諷?開心?安心?認識他這麼久,也沒看過幾次他露出真心的微笑,總是淡淡的有些敷衍交際般的微笑

無法從言語窺視到心和隱藏在表情下的情感太過難以理解

讓我不禁有些想要知道,他這個人是為誰是為何而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翎 的頭像
風翎

風翎的部落格

風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