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膠唱片不斷的旋轉,不斷的播放同一首歌

如同我們的人生,時間不斷流逝,但日子卻以週為單位不斷重複

日復一日,週復一週,年復一年,不斷重複

無趣的令人厭惡的人生

但今日...

似乎比以往來的灰暗...

 

 

對面的男子用愧疚的表情持續他的高談闊論

就像在進行演講一般

或許用誇張的宗教人士更適合形容現在的他吧

想到這我不禁露出嘲諷的笑容

對面的他似乎發現我的漫不經心

他以手指輕輕敲擊桌面,喚回我的注意力

我靜靜的把視線移回他的臉上

「你...能理解嗎?我...」他以小心翼翼的口吻詢問

臉上依舊是那副令人作嘔的神情

但其中卻參雜了些許的不滿與厭惡

他努力隱忍不發作,但我仍把那些許的情感盡收眼底

「是啊...我懂...」

我一邊低下頭靜靜的把玩果汁中的吸管,一邊回答

不停的攪拌果汁中的冰塊使其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聽著他那些虛假的言論

"騙子"這個聲音不斷在心中響起

到了最後...還是要欺騙我嗎?

不過是把偶像劇中分手台詞搬到我的面前說一次罷了

我懂...我知道...

在很久以前你早就和另一個她在一起

「對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一個手提紙袋

把那紙袋朝我推來

我輕輕接過看了一下

「你不是有一個很喜歡的胸針嗎?剛開始交往時你一直帶著,不見時你不是哭了好一陣子嗎?」

「我啊,去找了個類似的,畢竟這次是我對不起你...希望能給你點補償,如果還有什麼想要的可以對我說。」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怎樣的表情注視的他

悲傷?無助?果然終於結束的無奈?

我該怎麼做?收下它,接受他虛假的歉意?然後從此不相往來?

突然...

冰塊撞擊的清脆聲喚回我的注意

我輕輕的拿起了桌上的果汁

面無表情的朝他狠狠潑去

冰塊狠狠的打在他的臉上,果汁潑了他一身

果汁從他的髮梢滴落,吸管掛在他的衣服上搖搖欲墜

看著他一身的狼狽,一臉的錯愕

我笑了

開懷的大笑

「這個東西我不需要,拿去給你的女朋友吧。」

我一邊把那紙袋放在他的面前,一邊說到

「然後...補償嘛,看到你這樣子就是我最好的補償。」

「祝福你...祝你未來也會像現在一樣狼狽、有趣。」

 

 

走出店家,望著天空開心的笑了

我的世界沒有他,時間依舊流動,日子依舊得過對吧

那又何必要被悲傷綁住呢?

今天...

或許是最開心的一天呢

他那副狼狽的樣子,可以讓我維持好幾天的好心情

 

------------------分隔線------------------

第一次寫三題....

原本打算寫稿笑短篇的耶

怎麼變這樣 Σ( ° Д °|||)

某人建議我寫帥文章

但這種題目要怎麼帥啊

 

是說....

突然想到我該不會是個s吧(望向文中女主)

不會的啦╮( ̄▽ ̄)╭ 

 

文章標籤

風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